| 网站首页 | 语音学会信息 | 语音学术会议 | 中国语音学报 | 语音学研究报告 | 电子博物馆 | 在线语音学 | 语音学术资源 |
  吴先生悼念专题
    ☉ 讣 告
    ☉ 吴宗济先生简介
    ☉ 吴宗济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经历
    ☉ 吴宗济的主要研究成果及其应用
    ☉ 吴宗济语言学著述目录
    ☉ 语音学家吴宗济与猫头鹰收藏
    ☉ List of Publications
    ☉ 析调论音七十年——吴宗济先生访谈记
    ☉ 吴宗济先生推荐材料
    ☉ 吴宗济先生的学术思想与理论体系-曹剑芬
    ☉ 吴宗济先生的韵律思想及其深远影响-李爱军
    ☉ 吴先生图片集
    ☉ 请代我跪拜先生-冯隆
    ☉ 悼念吴先生-John Ohala教授
签写留言

Hiroya Fujisaki:Professor Emeritus, the University of Tokyo

Hiroya Fujisaki [2010/7/31 17:50:50]  Professor Emeritus, the University of Tokyo   email 

Dear Professor Li Aijun and all my respected friends (both current and past members) of the Phonetics Laboratory,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CASS, I am overwhelmed by the sad news. We all know nobody can live forever, but he was almost an exception for me. When I first met him, he was already 71, but since then we enjoyed a true friendship for more than 30 years and enjoyed meeting each other in many places and occasions in Europe, in Japan, and of course in China. Among my scholarly friends, Professor Wu and Gunnar Fant were by far the closest and most respected, but Professor Wu was in many respects closer to me because of our common knowledge and respect of the cultures of China and Japan and their deep relationships. I am at least glad that I could work, together with the late Gunnar Fant, and with the kind cooperation and dedicated help from you and many other colleagues at the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CASS, on the two Festschrifts for Prof. Wu for his 95th and 100th birthdays. It is my sincere hope that these volumes will be helpful in remembering the great scholar and teacher, Professor Wu, for many years to come, and for many people. Please convey my deepest feeling of condolences to Professor Wu's family members, friends and colleagues. Although it is not possible for me to attend his funeral service in Beijing, my heart will be there. I send my sincere prayer for his eternal and happy life in heaven.
Chiu-yu Tseng: I will always remember the twinkle of his eyes, the sound of his laughter and the zest of his life.

Chiu-yu Tseng [2010/8/3 20:18:20]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cademia Sinica, Taipei. cytling@gate.sinica.edu.tw 

I knew Professor Wu had not been well lately, but I had been wishing for miracles to happen and shunning from the inevitable. Therefore his passing still came as a surprise, giving a heavy thump in my heart. I believe the wishful thinking is not mine alone, and that many of his friends and colleagues felt and wished the same. Professor Wu has shown us all how far intellectual curiosity could lead to integration of language, music, poetry, painting, calligraphy and technology development. Since then I have visited Beijing many times, and each time meetings with Professor Wu has become a fixed highlight. How fortunate of us to be able to learn from his passion of knowledge through his writings and his words of wisdom. In addition, he has also shown us how simple joys of life could make a king of any one, be it a dish of home cooked food or a jug of rice wine. I will always remember the twinkle of his eyes, the sound of his laughter and the zest of his life.
清华校友总会:唁电

清华校友总会 [2010/8/2 16:50:50]  清华校友总会   email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吴宗济先生亲属: 惊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语言研究所研究员、著名语音学大师、清华大学杰出校友吴宗济先生仙逝,深感哀痛。清华校友总会代表广大校友向吴先生亲属致以沉痛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 吴宗济先生1928年考入清华大学,1934年毕业于中国文学系。吴先生是中国实验语音学的奠基人之一,特别是在汉语声调和语调、语音学和言语工程的结合研究上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国际上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吴宗济先生对母校清华大学怀有深厚感情,近年来,他不顾九十多岁高龄,每年校庆都返回母校与老朋友团聚,只有今年病情较重才未返校。虽然年事已高,吴先生一直笔耕不辍,为母校撰写了大量回忆文章和诗词作品。还多次接受校内外媒体采访,讲述早年在母校求学的故事,留下不少珍贵的史料,先后刊登在《清华校友通讯》上。2009年11月,清华校友总会为吴宗济先生颁发“清华校友紫荆奖”,以表彰他为清华校友刊物作出的突出贡献。 吴宗济先生一生坦荡、正直,热爱祖国,热爱清华,关心清华校友工作,备受校友爱戴。我们为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学长而悲痛,老学长热爱祖国、热爱清华的精神永存! 劳请灵前以“清华校友总会”名义代置花圈。 祈节哀珍重!
学生:李智强

学生:李智强 [2010/8/3 08:41:20]     email 

非常震惊,虽然知道吴先生的病情,但绝没想到会这么快。我本来还想着明年夏天回北京去看望他老人家呢,今年没能回北京,现在万分后悔!今天一天一直在回忆我当年在语言所跟吴先生上课时的情景,还有我们几个人(我、李爱军、芸菲、陈肖霞)那年到他家为他祝寿,那是我第一次到吴先生家里,见到了他的“补听缺斋”,后来和芸菲去他家一起看他早年制作的发音X-光录像,真是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忆的事情。我想每一位吴先生的学生、同事都一定有很多值得分享的纪念,希望有一个机会把这些回忆记录下来。另外,我建议以吴先生的名字设立一个语音学奖学金,可以用来资助研究生或者奖励每年汉语实验语言学方面的优秀论文。

我心里非常难过,为失去了这样一位我真正崇敬的人。
党建武:请以我的名义给吴先生献上一个花圈

党建武 [2010/8/1 20:57:12]  日本    

获悉敬爱的吴宗济老先生离开了我们,心情无比沉痛。 我现在日本,很可能参加不了吴先生的葬礼。请以我的名义给吴先生献上一个花圈。
石锋:谨对吴先生仙逝表达我无尽的悼念

石锋 [2010/8/1 20:58:02]  美国明德大学    

百年宗师仙逝;一代巨星陨落。 吴先生代表了中国语言学和语音学的一个时代。 学术界失去了一位鞠躬尽瘁孜孜不倦引领方向的先驱 我们失去了一位倾心支持鼓励悉心指教后辈的导师。 我目前远在美国讲学。不能亲身参加先生后事。 如果有事要我做,我会全力以赴,请来信吩咐。 谨对吴先生仙逝表达我无尽的悼念。 并请转达我对先生亲属的深切慰问。
祖漪清:会力争多做些实事,以此表示对吴先生的无限敬意

祖漪清 [2010/8/1 20:59:04]      

对我们来说,家里的大树倒下了。真的非常自责不能为吴先生多做些什么,语言所的同事们辛苦了。我们不会忘记身上的职责,会力争多做些实事,以此表示对吴先生的无限敬意。
冯隆:惊闻吴先生逝世,万分悲痛!

冯隆 [2010/8/1 20:59:45]      

惊闻吴先生逝世,万分悲痛!先生寿高德高学问高。耄耋之年登泰山,激励中青年回返攀登。学术研究至百岁,开创和推进中国的语音实验研究。谆谆教诲后学,认真回复晚辈的每封电子信,可敬可亲。先生说,之所以健康长寿是因为从不患得患失。先生既传授知识,又教做人。我们永远记住先生的教诲!一月之前刚送走布鲁斯教授,今又失去敬爱的吴老!呜呼哀哉!
陈忠敏:惊闻吴宗济先生去世,通过您向贵研究室和吴先生的亲友表示哀悼!

陈忠敏 [2010/8/1 21:00:37]      

惊闻吴宗济先生去世,通过您向贵研究室和吴先生的亲友表示哀悼! 我曾受过吴先生的教诲,1986年在南开和贵室受过吴先生和语音室的其他的老师的教导。当时在南开的一个学习班里我是学习班长,所以有更多的机会直接请教吴先生。他谆谆的教导和和蔼的面容还记忆犹新。
蔡莲红:沉痛哀悼吴先生!

蔡莲红 [2010/8/2 13:21:09]  清华大学    

沉痛哀悼吴先生!
方棣棠 李树青:沉痛悼念语音学泰斗、敬爱的吴宗济先生!

方棣棠 李树青 [2010/8/2 13:21:48]      

沉痛悼念语音学泰斗、敬爱的吴宗济先生!
吕士楠:噩耗传来,万分悲痛。吴先生安息吧!

吕士楠 [2010/8/2 13:22:18]      

噩耗传来,万分悲痛。吴先生安息吧!一生坎坷,一生劳累,赢得桃李满天下。我们永远怀念您!
马秋武:悉吴老先生辞世,悲感万分。

马秋武 [2010/8/2 13:22:55]  同济大学    

悉吴老先生辞世,悲感万分。23年前初识先生,正赶上准备撰写硕士毕业论文,先生给予我很多的指导与帮助,每每想起,感激之情由然而生。愿吴老先生一路走好!深切缅怀中国语音学泰斗吴宗济先生!
王韫佳:沉痛哀悼!

王韫佳 [2010/8/2 13:23:49]      

沉痛哀悼!
俞振利,岳东剑:一代宗师仙逝,我们深表哀悼和怀念

俞振利,岳东剑 [2010/8/2 18:02:19]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上海大学   yuzhenli@sit.edu.cn, yuedjk@shu.edu.cn 

收到漪清给我们的消息,得悉吴先生仙逝。一代宗师离开我们,深感痛惜。不能到北京为吴先生送别,请送花圈。
鲍怀翘:惊悉吴宗济先生仙逝,内心十分悲痛。

鲍怀翘 [2010/8/3 12:05:00]      

惊悉吴宗济先生仙逝,内心十分悲痛。忆五十年前师从先生研习实验语音学,从理论到实践、从基本概念到动手操作,无不得到先生谆谆教导、悉心指引。五十年师生情,难以言表。今天可以告慰先生的是您亲自开创的中国语音学已得到较大发展,后继有人,前途一片光明。先生安息吧!
Shi Rushen:Very sad news about Prof Wu.

Shi Rushen [2010/8/3 12:05:39]      

Very sad news about Prof Wu. He is an important person in the academic history of China. My deepest condolences ... ...
周卫京:惊悉我国一代语音大师吴宗济先生因病逝世,深为悲痛,特致电表示深切哀悼。

周卫京 [2010/8/3 12:06:55]  江苏科技大学 语音科学实验室    

惊悉我国一代语音大师吴宗济先生因病逝世,深为悲痛,特致电表示深切哀悼。 回想2008年春蟹岛国际会议期间,海内外语音专家和学者汇聚北京,共同庆贺吴先生百岁华诞。他精神振烁爽朗,言谈率真幽默,一代大师风范!特别是他与时俱进的精神,孜孜学术的谈定、以及对后学的鼓舞和激励,至今历历在目,催人奋进。 作为中国实验语音学的奠基人和继赵元任之后的一代语音大师,吴先生的骤然谢世怎不令人哀痛惋惜!! 请转达我们深切的哀悼之意和亲切的慰问之心,并望节哀。
王茂林:闻吴先生逝世之噩耗,悲痛万分。

王茂林 [2010/8/3 12:07:28]      

闻吴先生逝世之噩耗,悲痛万分。因身在广州,不能参加吴先生的告别仪式,仅以此邮件送上后辈对吴先生沉痛的哀悼。吴先生是海内外著名的语音学家,为汉语实验语音学研究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学识广博,治学严谨,为当今语音学界之泰斗。他以语音研究为乐,对后辈学子循循善诱,待人谦和,为我辈之表率。吴先生的对我辈的教诲,将终生激励着我等为汉语语音研究的深入而不断努力。
陈虎 敬悼:沉痛悼念吴宗济先生!中国学界痛失一位巨匠!永远怀念先生!愿先生一路走好!

陈虎 敬悼 [2010/8/3 12:07:54]      

沉痛悼念吴宗济先生!中国学界痛失一位巨匠!永远怀念先生!愿先生一路走好!
曹洪林:听到这个噩耗我十分震惊!

曹洪林 [2010/8/3 12:08:20]      

听到这个噩耗我十分震惊!沉痛悼念我国的语音学宗师吴宗济老师!我现在福建实习,不能参加吴宗济老师老师的追悼会,非常抱歉。我不知道我们这些后生能够做些什么,如果有合适的渠道和方式,我愿意表达我的一点心意。对吴老的离去再次表示沉痛哀悼!
江海燕:沉痛悼念吴先生!我一定去参加告别仪式!

江海燕 [2010/8/3 12:08:46]      

沉痛悼念吴先生!我一定去参加告别仪式!
易立夫:沉痛哀悼!

易立夫 [2010/8/3 12:09:12]      

沉痛哀悼!
胡国平:沉痛哀悼!

胡国平 [2010/8/3 12:09:36]      

沉痛哀悼!
梁磊:惊悉噩耗,不胜悲痛。

梁磊 [2010/8/3 12:10:17]      

惊悉噩耗,不胜悲痛。
韩客松:大师远行,一路走好!

韩客松 [2010/8/3 16:39:17]     hks80916@hotmail.com 

沉痛悼念吴老先生...
崔枢华:惊闻吴宗济先生逝世,心中震悼。

崔枢华 [2010/8/3 18:15:45]  北京师范大学    

惊闻吴宗济先生逝世,心中震悼。我们痛失了这样一位在实验语音学研究中承前启后、取得重大成就的前辈学者,痛失了一位有着百多年阅历的世纪哲人。 草拟了几首挽联,以寄托哀思。 (一) 百年阅历,淡看利名得高寿; 平生研究,兼综文理成大才。 (二) 平生伟业,益世利民,比于鵩鸟尤可敬; 一代鸿儒,呕心沥血,方之赵罗更觉亲。 (三) 笃爱旧学,善从经典求妙理; 追求新知,能以实验补听官
罗慎仪:惊闻吴宗济先生逝世,非常难过!

罗慎仪 [2010/8/4 10:08:24]      

惊闻吴宗济先生逝世,非常难过!我们和吴先生“父一辈子一辈”相识、相敬,吴先生把我父亲作为老师,我又得益于吴先生的教诲。即使在先人弃世50年后,仍然亲如一家人,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师生关系的境界。可惜,我不在北京,无法参加吴先生的追悼会。为了表示我们的悼念,我想送一个花圈。
王洪君:吴先生一路走好!

王洪君 [2010/8/5 18:32:52]  北京大学汉语语言学研究中心    

惊悉吴宗济先生辞世噩耗,不胜悲痛! 吴先生一生献身中国语音学,揭发汉语语音韵律多少奥秘。 语音学于吴先生,是学术,也是生平最大享受。吴先生享受学术的自得,吴先生永远的微笑、幽默和大度包容,依然历历在目。吴先生对我的热情鼓励永铭心间。 吴先生一路走好!
杨洪荣:斯人已去,精神永存!

杨洪荣 [2010/8/6 8:57:51]      

获悉吴先生去世的噩耗,本人深感悲痛,但因本人目前手术住院,身体尚未痊愈,故不能进京凭吊吴先生。本人曾多次聆听吴先生的教诲,先生的音容笑貌永生难忘。斯人已去,精神永存!
天津市语言学会:惊悉吴宗济先生遽归道山,骇惋何胜!

天津市语言学会 [2010/8/6 8:59:27]  南开大学语言研究所《南开语言学刊》编辑部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吴宗济先生治丧委员会 暨吴宗济先生亲属: 惊悉吴宗济先生遽归道山,骇惋何胜!吴先生一生勤勉治学,建树卓著,为中国语音学的发展兴盛殚精竭虑,不遗余力。先生老当益壮,笔耕不辍,奖掖后进,沾溉学界。百年宗师仙逝;一代巨星陨落。先生的逝世使学术界失去了一位鞠躬尽瘁、孜孜不倦引领方向的先驱,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倾心支持鼓励、悉心指教后辈的导师。吴宗济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语言学界的巨大损失。在此谨向吴先生家属致以沉痛的哀悼,并祈请先生家属节哀保重。 吴宗济先生千古!
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惊闻吴宗济先生不幸病逝,噩耗传来,十分悲痛。

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 [2010/8/6 9:00:07]  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吴宗济先生治丧委员会 暨吴宗济先生亲属: 惊闻吴宗济先生不幸病逝,噩耗传来,十分悲痛。吴宗济先生毕生从事语言学研究,为我国实验语音学的繁荣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吴宗济先生一生勤勉治学,著述等身;为人淡泊名义,高风亮节。吴宗济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语言学界的重大损失。 我们谨向吴宗济先生亲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并请先生亲属节哀顺变。
范朝康:沉痛悼念吴老先生!

范朝康 [2010/8/8 21:26:03]  贵州大学人文学院   hum.ckfan@gzu.edu.cn 

本以为在进修期间能有机会拜见吴老先生,没成想连最后告别也错过了。只能在心里祷告:吴先生,一路走好!
李岑星:吴老,一路走好

李岑星 [2010/8/12 17:06:22]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语言系   licenxing@163.com 

吴老,我是个小人物,虽然我没有见过您,但我自从学了语言学,就已经知道您的大名了。还没来得及相见,您就走了。。。 前些天在商务印书馆,还有人关切的询问先生的病情,没想到这么快先生就走了,我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没法给您送一个花圈,只好在这里留几句言吧。。。。。 您丰富的人生经历让人羡慕,您对学术的执着让人钦佩,您的学术成果必将永远成为人类的瑰宝,您的环保信念、践行和谐社会的价值观甚至包括满屋子的猫头鹰在将来都将成为宝贵遗产。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您毫无疑问属于前者。如果有另一个世界,希望您在那里过得幸福、快乐。
刘俐李:我刚从外地返宁,惊悉吴宗济先生病逝的噩耗,不甚悲痛。

刘俐李 [2010/8/18 17:33:24]      

我刚从外地返宁,惊悉吴宗济先生病逝的噩耗,不甚悲痛。吴宗济先生的学问与人 品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令时人敬仰,可万古流芳。沉痛哀悼一代语音学宗师吴宗济先生 离世!请代南京师范大学综合语音实验室向吴宗济先生的家人及语言所转达我们的哀痛 之情及慰问之意。
李冬:悼念

李冬 [2010/10/9 22:52:29]     ld0402@126.com 

沉痛悼念! 一代大师!

版权所有©中国语言学会语音学分会@ 京ICP备0504503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15号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语音研究室(100732)
电话:010-65237408  Email: phonlab@cass.org.cn